世界避孕日 : 这下终于轮到男人吃避孕药了吗?

日期:2018-09-27    来源:健康界       分享 :

虽然时至今日, 我们仍未盼到男用避孕药问世,但对于男用避孕药的研究已经持续了几十年。



近期有则新闻讲美国华盛顿大学研制出一种新型男性避孕药,可每日服用且无副作用。好多朋友发来私信问我:怎么样,是真的吗?

一位在日本的粉丝还给我留言:“小鱼,快写写这个最新的男用避孕药,我老婆正催着我去做结扎呢,有了这个避孕药,我就可以免挨一刀了!”

哈哈哈,看到信息真是让我笑得前仰后合。




避孕,对于成年男女来说,确实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男人既不喜欢戴套,又怕做结扎手术,体外射精更是不靠谱,所以为了避免意外怀孕,给自己造成更大的伤害,避孕的责任只好女人自己担着。

如果有一款避孕药是为男人设计的,亲密前只要看着他吞下一粒小药片,便可放心无忧地享受快乐,那绝对是女人的福音。

而对于男人来说,不用避孕套,不用挨一刀,也不用愧疚于让女性既承担生育又承担避孕的责任,相信大多数有良心的男人也是愿意的。

而现在这样的福音似乎快来了。

这种由华盛顿大学研制出的新型口服药物叫做DMAU( 7α,11β-二甲基19-去甲睾酮17β-十一烷酸 ),为某种睾酮素。研究团队科学家们认为,他们研发出的这款男性避孕药可与女性避孕药一样安全又有效。

实验怎么做的?

100名18到50岁的成年志愿者们参与了此药物的临床试验。

药物按照剂量被分成了三大组,每组药物又按照成分不同被分为了两小组,包在蓖麻油或粉末中。

每个剂量组有5人得到的是安慰剂。试验持续了一个月,志愿者们被要求每天混合食物吞下一片药——最终38人完成了实验。

实验结束时,服用DMAU的受试者进行了血液生化检测。

实验结果

检测发现,他们的睾丸激素与另外两种负责产生精子的激素水平都有所下降,最大剂量组下降最明显。

由于实验只进行了一个月,而一般来说,连续三个月的低荷尔蒙环境下,才能检测到精子数量的显著下降,故本实验并未以精子数目为直接指标。

但是目前已有研究表明,激素量可以直接与不育情况挂钩,而最大剂量组体内的激素水平下降值已低于参考线,能够证明该药的有效性。最关键的是,所有被试者的激素水平在停药一月内都恢复了正常值。

女性避孕药自1951年诞生以来,就因为其安全、有效、方便、可逆(一般停药后就可以再次怀孕)而得以广泛地使用。

而这款新型男用避孕药,也具备了这些特点,让科学家看到了男用避孕药问世的曙光。


在男性避孕方面,上一个重大进展出现在300年前,也就是安全套的问世。


事实上,男性避孕药的研究一直在进行中,却困难重重。

为什么?

从生物学的角度讲 ,女人一个月产生一个卵细胞,而男生一天就能产生3000多万个精子,因此破坏一个卵细胞远比破坏如此多的精子来得容易。

同时,生殖过程里还有多个环节都在女性身体中进行,改变输卵管活动、抑制受精卵着床都能达到避孕目的

从社会学的角度讲, 生育的责任一直由女人承担。千万年来,男人已经习惯这种两性关系里的来去自由,没有多少男人认为自己应该先杀死精子再去“播种”。

2005年,德国研究人员对四大洲、九个国家的9000多名男性进行问卷调查。

结果显示:

一半的男性愿意使用避孕药来控制精子数量,但另一半男性表示不愿意、不确定。

而他们共同都表示出以下担忧:

“是否会令我丧失男子气概”,

“是否会影响我的生育能力”,

“我的生育水平能否恢复到之前”

英国安格利亚鲁斯金大学曾对英格兰某小镇的54名男性进行随机调研,结果显示:他们或多或少地表现出了基于性别差异的抵触情绪。

“这个想法太奇怪了。我早习惯了女性服用避孕药。”

“我见过避孕药是如何影响我女朋友的”

“会损害我的肝脏吗?”

“会影响我的性欲吗?”

这项调查的对象还包括134名女性。其中,过半的女性表示很担心男人是否能够按时服用避孕药, 而大多数男人却没有这样的担忧, 他们说 “女人对按时服用避孕药已经有经验了”。

看来在全世界,女人对于把避孕的责任交给男人,普遍表示“信不过”。而男人也普遍认为避孕的责任无需自己承担。

药企不太愿意开发男性避孕药

艾美仕医疗信息研究所发布的报告显示,预计到2014年底,全球抗癌药的销售额将高达1千亿美元,并以每年6.5%的速率递增,但是避孕药的年增幅却仅有1.3%。

因为出售避孕药可能会面临被起诉的风险,加之“男性不会吃避孕药”的观念持续作祟, 药企不太愿意开发新型的男性避孕药,也阻碍了男性避孕药的问世。


虽然时至今日, 我们仍未盼到男用避孕药问世,但对于男用避孕药的研究已经持续了几十年。

棉酚——曾经的热门男用避孕药

巴西科学家最早发现,巴西农民用棉花碎屑来饲喂公牛,并声称这样有助于提高其性能力;但实际上,服用了棉花碎屑的公牛无法产生足够的精子,不过仍旧可以与未怀孕的母牛交配。

这不就是避孕药吗?!

棉花碎屑里含有的棉酚可以抑制精子的活动,因此棉酚曾经作为男用避孕药进行过广泛的研究。

1972年此项研究与中国合作招募了8806名男性进行了口服棉酚试验,成功将男性精子数量降低至目标水平。

但其副作用难以忽视:有66名受试者的血液钾浓度降低了,更严重的是,在停用药物之后,许多男性的精子数量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1]。

科学家进一步研究发现,棉酚不仅能抑制大鼠精子的活动,还会损害储存精子的附睾管内层。

1986年10月,在中国武汉召开的研讨会上,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共同宣布,棉酚不再是他们的关注重点。

注射庚酸睾酮——第一个由世界卫生组织支持的男用避孕药临床试验

早在二十世纪90年代,世界卫生组织实施的肌内注射庚酸睾酮试验证实了睾酮与孕酮合用可有效避孕,并可在停药后及时恢复正常的生精功能。

它证明了激素法是完全可以实现避孕效果的,此外,该试验还表明男性避孕药不必将精子数量降低至0。

目前一般认为,男性避孕药只要能将精子含量降低至每毫升100万个以下,即可有效避孕。  

近期实验证明在不影响避孕效果的情况下减少睾酮的用量,可减少痤疮和男性脱发等不良反应的发生。

但是,虽然该药被证明有效,可由于无法口服只能注射而不了了之。


DMAU——这款新型男用避孕药作用机制


DMAU属于男性激素类避孕药

男性激素避孕的作用机制是通过给予外源性雄激素或合用雄激素与孕酮,反馈性作用于下丘脑与垂体, 既可抑制内源睾酮的生成与精子的形成,又可保持男性正常的第二性征与非性腺雄激素作用[2]。

DMAU(7α,11β-二甲基19-去甲睾酮17β-十一烷酸)作用于雄激素和孕酮受体,无论是通过口服或是注射都具有较强的生物活性。

前期动物实验证实口服DMAU可抑制家兔促性腺激素的合成与精子生成,并具有完全的可逆性。

来源:健康界

关注我们 :